5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云北去慕星辰季紫瞳晏北辰 > 第794章 珊珊来迟155

第794章 珊珊来迟155

    看着lans离开的背影,陆月珊的眉头越皱越紧,最终也离开了原地。

    今天来参加婚礼,当真是一场灾难。

    不想碰到的人,还是一个接一个的。

    这不,陆月珊刚与lans分开,不看到魏夫人站在不远处,看到她过来,魏夫人就起身看着她,魏夫人使了一个眼色,两人一起去了僻静的无人处。

    两人先后到达,等她到了,魏夫人迫不及待的开口:“陆月珊,你今天为什么来这里,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就知道魏夫人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叫她过来的。

    陆月珊微笑的看着她:“魏夫人,我想您误会了,我并没有什么目的,只是代表公司来参加婚礼而已,你没想多了。”

    “是吗?真的是我想多了吗?”魏夫人恶狠狠的警告说:“不管是不是我想多了,我都要提醒你一句,你不要痴心妄想,我是不会让你当儿媳妇的,过去不会、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

    陆月珊微笑的点头:“您的意思我也非常明白,我不是一个没有知知之明的人,我记得我答应过你的事,我向来说话算数。”

    “最好是!”魏夫人冷冷的道:“我话搁在这里了,假如今天你过来有什么其他的企图,要是破坏了这场婚礼,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你记清楚这一点就好。”

    这了自己儿子的婚礼,好不惜威逼利诱,这场婚礼,不允许任何人破坏,假如陆月珊敢有动作,她一定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你没放心,你没的话我也已经全部都明白,我也会谨记自己的身份,不会让魏夫人你为难的。”

    魏夫人听陆月珊这么说,自然也不能完全放松。

    女人都是善变的,谁知道她下一秒会怎么想?或许她现在是在演戏。

    “最好是这样!”最后警告的看了陆月珊一演:“记住,见了人,就说我们两个以前并不认识,听到了没有。”

    “我明白的。”

    魏夫人这才走开,但是,她没完全放松,而是找了一个保镖盯着陆月珊,随时注意她的动向,并监视他。

    陆月珊知道有人监视她,知道是魏夫人派的,所以,并没有置理。

    远远的,陆月珊终于看到郑夫人落单了。

    太好了。

    陆月珊瞅准了机会,想要过去找郑夫人,步子因为急迫,变的有点快,很快就到了郑夫人的跟前。

    郑夫人本来是想着回大厅里去,不成想,还没走几步,就被陆月珊拦住,看到陆月珊挡在自己面前,郑夫人显然脸色并不好看,而且,眼,里也透出质疑的打量。

    郑夫人的这个眼神让陆月珊很受伤,但她还是说:“郑伯母好!”

    陆月珊礼貌的态度让郑夫人的脸色缓和了些:“如果你真想让我好的话,就不应该来这里,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郑夫人的话让陆月珊的心里不是滋味,心底的某处也被刺激了一下,但她的面上还强装着镇定:“郑伯母,您放心,我这次来,并不是为了破坏令千金的婚事,只是有件事想请教您。”

    “什么事?”郑夫人摆出了想要速战速决的态度。

    陆月珊知道郑夫人的心思,不想耽误她太多时间,飞快的问:“郑伯母,是这样的,不知您认不认识一位姓窦的女人?她十七年前是静华孤儿院的一名工作人员?”

    窦?郑夫人的眉头轻皱:“我好像不记得认识这么一个人,不过,你说十七年前的静华孤儿院,你问这个做什么?”

    “十七年前,我就是从静华孤儿院被领养走的,那时我以为我的父母已经过世了,但是,前几在,我听一位曾在孤儿院工作过的人说,事实上,我的亲生父母曾在十七年前找过我,而您和郑总知道我的亲生父母是谁,所以我才会过来找您。”

    说着,陆月珊把手里皱巴巴的纸递给郑夫人,那张纸就是窦大妈寄给陆月珊的,上面清楚的字迹,依稀可辩。

    看到那张纸上有字,郑夫人脸上露出诧异的表情:“这……这是?”

    陆月珊真诚的说:“郑伯母,我就是我来找您的真实目的,因为听说您知道我的亲生父母是谁,所以我才会……”

    郑夫人仔细的看了看纸,再看了看陆月珊的表情,确定陆月珊并没有说谎:“给你寄这封信的人怕是弄错了,我根本不知道你的亲生父母是谁,所以,你找错人了!”

    虽然陆月珊是自己女儿丈夫的前女友,可郑夫人确实是喜欢过陆月珊的,虽然在他们认识的时候,对她有所隐瞒。

    但陆月珊救过她是事实,与陆月珊的相处中,郑夫人也实在的感觉到了陆月珊的善良和朴实,知道陆月珊是魏杰前女友的瞬间,她也有怒火,气陆月珊骗了她,但再想来,陆月珊真的没骗过她什么。

    所以,面对陆月珊的求助,她还是真诚的给予回答。

    听到郑夫人话,陆月珊的脸一下子就失望的耷拉了下去。

    之前她找过郑振兴,他说他不知道她的父母是谁,现在郑夫人也这么说,想了一下,陆月珊从包里把她小时候的照片又拿了出来。

    那张照片是窦大妈同时寄过来的。

    那是她在孤儿院时照的,而且是和小绿的合照,而在拿到这张照片的时候,陆月珊便想起了一些自己与这个小绿在孤儿院时在一起的处段。

    她指着自己的照片说:“对了,您看看我的照片吧,这就是我。”

    看到那张照片,郑夫人颇为惊讶:“咦,你怎么有婷婷的照片。”

    婷婷?郑婷婷?

    “呃,这是以前跟我一个宿舍的小绿,当时,她跟我同一天被领养走的,郑伯母您的意思是,小绿就是您女儿吗?”

    郑夫人点头:“没错,我们确实是十七年前认回的婷婷,真是巧呀,你跟婷婷竟然在同一个宿舍待过。”

    “是呀,我也没想到。”陆月珊微皱眉,她记得第一次见到郑婷婷的时候,她否认自己就是小绿的事实。

    当年,因为小绿不记得自己的生日,所以,就拿她的生日当作她的生日,还自顾的将自己的出生时间比陆月珊提早了一个小时,让陆月珊喊她姐姐,所以,她们的生日才会是同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