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佛系王妃:王爷好奸诈 > 第616章 我们不如合作

第616章 我们不如合作

    第616章 我们不如合作

    那大夫并没晕过去,只是吓坏了,他倒地后不停的打着哆嗦,整个人都在颤。

    容修那张脸谁不认识?

    当初他从琅州杀出来,正是余宣帝还在位的时候,把他打成乱国谋逆分子,画像贴的满大街都是。

    朝廷要捉拿的人,自然遭到众人唾弃,没人看好他,哪怕他少年英雄,早早成名,可谋逆之人,哪个能有好下场?

    当时他还同同僚提起议论过,面对着画像上的人,唉声叹气的感慨。

    谁想到不被看好的这个人,打起仗来像是疯子,有人天生适合战争,而容修无异于是崛起的一颗新星。

    从小小的琅州发迹,到后来大半边天下都是他的,余宣帝亲自出征,试图阻止他铁骑的扩张,然而不过成了他的踏板。

    许多知道余宣帝同容修那一战的,在战后都保持缄默,绝口不提。

    后来还是容修拖着大军,一遍遍搜寻寸寸土地,才有人推测,他的夫人去世了。

    坊间将他的生平,编纂成传奇,次次说书都颇受欢迎,因为人人都记得,他意气风发的进城,骑在高头大马上,何等风光何等耀眼。

    皇位还是容家的,坐在上面的人,却不是打了胜仗的容修。

    关于容竞如何从容修手上活下来,并坐上皇位的,民间流传着不少说法,每种都半真半假,当事人谁都不会出来澄清。

    容修成了左相大人,下了马,换了衣裳,收起了刀,俨然潜心要做修身养性的文臣。

    世道渐渐太平,周边邻国来朝,大余在历经那场动乱之后,像是身受重伤的病人,缓慢的恢复着。

    它有了呼吸,有了人气,从垂死挣扎的边缘,逐渐的活过来,动起来。

    左相大人虽不上朝,可也不闹事,有右相大人全力顶着,百姓们的日子回到了以前。

    容竞是个好皇帝,他大刀阔斧的做了些政策调整,受到了百姓的一致欢迎。

    谁都以为这是个好征兆,甚至暗暗期待大余盛世的再度来临,然而当他看见右相大人带回来的女子时,他就隐约感到了不安。

    云意当时在京城,可是搅动风云的名人,偏巧他祖上几代人都是老京城,当然认识云意的脸。

    那样明媚俊俏娇艳的女子,任谁看一眼,都会在心上烫出烙印的。

    他被右相陆宗承要求给云意催眠。

    催眠是他的一手绝活,他深知它的强大,面对着陆宗承,他难得语重心长的同他讲了许多。

    大多是围绕着云意展开的。

    陆宗承格外给面子,然而最后还是坚定的维持要求,他要她催眠云意。

    一步错,步步错,尝到了甜头的陆宗承,活在他亲手打造的梦幻泡影里,直到容修的出现,让他认清所求不过是虚妄。

    催眠的效果本就因人而异,尤其是在被催眠的人,遇到心底那个人时,会召唤被锁起来的记忆,加速苏醒。

    云意对陆宗承态度的转变,让他终于失了分寸,不惜剑走偏锋,也要得偿所愿。

    这一切……都要说出来吗?

    大夫脑中空白,他游走在权力圈中,知晓左右相都并非常人,惹上哪位都落不得好下场,这两位若是联手,那一文一武保大余百世安然无忧,若是翻脸,那天下都别想过舒坦日子,他是想过以一人之力稳住大余的太平的,关键问题在于,这两位之间早就结下梁子,是你死我活的那种梁子。

    夺妻之仇不共戴天,就算他什么都不说,容修已将他抓到了这里来,还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大夫心下这么想着,竟然渐渐的冷静下来,他抖着抖着不抖了,视线清明,见正头顶的侍卫,黑着脸正盯着他看。

    他面上讪讪的,正要说什么,对方冷哼一声,忽然俯下身,不等他反应,只觉后颈被人抓起,勒紧的衣领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下一秒,他被按在了椅子上,手脚被绑的老老实实,皮鞭声划过空气,带起的震动,让他紧闭着眼睛,再度感觉到了可怕。

    眼前的人,是从战场上爬出来的,据说他所过之处的战场,横尸遍野,尤为可怖,说是地狱也不为过。

    大夫老实了,僵着身子不敢动。

    房间里沙盘被拨动,发出沙沙的声响,在寂静的夜里,所有的动静都会被无限放大,落在耳膜里,痒的厉害。

    他正这么想着,就听人开口道“还不打?要等到什么时候?”

    打?

    打什么打?

    大夫抬眼就见鸦青举起鞭子,正要朝他抽过来,他先尖叫了声,顿时明白过来,嗷嗷的叫着“我说!我什么都说!”

    “呵。”光影笼罩中,这抹淡薄的笑,更像是嘲讽,可是无所谓了,比起来保住小命不挨打,被嘲笑就嘲笑吧。

    对方可是赫赫有名的左相大人,能被他单独拎出来嘲讽一番,根本不丢人。

    “说吧,说的好了,留你的命。”

    “小人一定好好说!绝不辜负左相大人的期望。”

    容修敛起目光,薄如刀片的眼皮稍稍抬起,他勾着唇似笑非笑,缓步从阴影中走出来。

    夜晚的灯柔和而温暖,打在他身上,还是冷的可怕,哪怕他眼底带着笑意,大夫还是下意识缩了缩脖子。

    他没出息的再度哆嗦起唇。

    容修嗤了声“好好说。那我且问你,陆宗承今晚让你做什么?”

    大夫哪还敢瞒着,他现在就是案板上的鱼,任人宰割,要想活命,全看对方心情好与坏,他只能顺着他。

    他将第一次催眠,以及后续采用的迷香,还有用于巩固催眠效果而开的药方,全都交代了出来。

    每当他多说一点,容修的脸就多阴沉一分,说到后来,这成了场较量,他硬着头皮,盯紧容修,生怕他一不高兴砍了他。

    “小人同右相讲清楚利弊之后,右相说他再考虑考虑。”

    容修几乎能想到,他的考虑结果,人一旦起了歹心,不达到目的是怎么都不会罢休的。

    “那你准备怎么办?”

    “小人自然是……”大夫灵机一动,讨好的说道“左相大人希望小人怎么办?”

    “本相希望你同我合作。”容修咧唇笑“大夫您觉得呢?”

    我还能怎么觉得啊?面对着阴森森的笑容,他怕的毛骨悚然,除了答应下来,还有第二条路可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