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飞越三十年 > 第1105章 李先生
    岗哨,验证,依次而过。

    司徒平收好通行证,举目四望。

    现在是半夜,可到处灯火通明,地震之后,里宣布灾区水电费全免,特别是电费,弄得大晚上就像是白天。

    “接着往前走,前面就是使馆区了。”

    “要走过去。”

    司徒平是北美洪门的代表,特意从旧金山赶来协助这边工作,刚拿到手的通行证,李拒南带他来见那李超大使。

    今天发生了好多次余震,最大的一次据测可能有七级以上,但这一次,几乎就没受伤报道,实在是那些小伤根本不值一提。

    越靠近中使馆,形形的人越是多,远远就听到那里有歌声传来。

    一行人多半听不懂那唱的是什么,只感觉旋律紧凑很好听,按说应该是激昂振奋,只是在这夜风中变得飘飘扬扬,夹在西班牙语的广播里别有一番韵味。

    江平手指方向,示意给司徒平看“那边的。”

    “一听那歌就是内地的”司徒平轻声笑道。

    李拒南身子一震,停住脚步,若有所思。

    “怎么了?”

    “无事”李拒南摇摇头。

    其实并非无事,这歌他有印象。

    他在墨西哥华人里头地位很高,是两岸都会争取的重要势力。

    历任外务人员都会与他交好,经常有土特产送来。

    土特产林林总总,有吃有喝有看的,还有用来听的音乐磁带,岛内送得多,像邓丽君,其实这些不送都买得到。

    大陆嘛也有一些爱国歌曲。

    今年春节时,李超送过他的礼物中就有盒磁带。

    里头就有这首歌,是内地一个女歌手,也姓李,自己也只听了一遍便收起。

    他不太习惯那种内地铿锵激昂闹腾的感觉,还有那歌词,也太刻意了。

    第一句就是,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流出一首赞歌

    李拒南当时第一感觉这不是让人听的歌反而是统战宣材,听了半分钟就没再听下去。

    后面再看,差不多如此。

    如今那磁带也不知收到何处去了。

    只是经过这两天之事,心情大起大落,这歌听起来居然是完全不同,有种瞬间心堵眼热的感觉。

    心中忖道,一会得跟李超再要一盒这磁带,好好听听,至于之前那盒,就说失落在楼里

    呜呜~~~~

    警报声响彻天地,广播里同时发出警告“注意,余震还有三十秒到达墨西哥城!”

    全城静默,不过多时,大地似乎又打了个寒颤。

    “老大小心!”

    李秋迎风跳起,落地又抖了两下,伸手扶住李拒南。

    李拒南甩开他。

    李秋小声开口“会长,还有横波。”

    “秋哥真是文武双全。”边上司徒平夸了一句。

    “他文武双全个屁,大字不识几个,现在倒知道横波了。”李拒南嘴里笑骂了声。

    李秋赧然“也是这两天听得多了。”

    话音刚落,只觉得大地左右晃动,一行人同时扎马,脚底生根。

    横波过去,各自打量,评估着身手。

    “李老大好身手。”

    李拒南抬头看四周,叹道“身手好未必站得稳啊我们这外来客,没国家就是个屁。”

    司徒平呵呵一笑,默默跟上,低声问道“此次之后,华人在墨发展应该没大碍了吧?”

    “或许吧,也难说,”李拒南眯眼看四周,“你看这四周,魑魅魍魉的,”

    众人加快脚步,来到门前。

    门口站着四名保卫,当头一人看到李拒南等人,含笑点头。

    李拒南拱手笑道“大使在吗?我带了个兄弟来见他。”

    司徒平拱了拱手。

    “在。请跟我来。”

    一人带他俩进去。

    李秋江平跟着另几个人懂事,在门边停下,冲着那几个守卫笑笑,摸出烟递上“筒几辛苦啊!”

    “这有什么辛苦的,都是工作。”那人摇头推开,“不好意思,站岗不能抽。”

    江平愣了下,呵呵一声,火机给自己点上,含糊开口“你们规矩多,我们就”

    “听说你们规矩也不少。”守卫笑道,知道这些人是什么身份,洪门。

    江平唔了声,吐了口烟气“这里头是什么歌来着?”

    “我和我的祖国。”

    “很好听啊!”

    “是啊,很好听”

    那守卫点点头,轻轻哼了两句,看向江平李秋“你们没听过啊?”

    江平听不懂普通话,羡慕开口“有没得卖这个带子?”

    “从国内来的,这里没得卖。要的话,一会跟领导说下,应该会给你们。”

    “多谢,最好能多要几盒,我带回美国。”

    “你是美国过来的?”

    “袅袅炊烟,小小村落,路上一道辙”

    杜明翻了个身,闭着眼哼了两声又睁开,看着床边。

    那里摆着书桌,坐着个人,写着什么东西。

    两人都是使馆的厨师,晚上早点睡,两点多得起来做一顿夜宵,使馆夜里都有很多人工作。

    “又地震了?”

    “嗯,”董志抬头看着天边弯月,叹了口气,“快中秋了。”

    “想家了?”

    “想啊”

    “现在肯定回不去。”

    杜明坐起,活动了下,人几乎都在大院里,各部门都有自己的军用帐当办公室,反而人得睡在露天,好在天也不冷。

    院子重新布置过,那楼是彻底不能进了。

    李拒南与司徒平被带到一个营帐里,李超已经起身相迎“李会长,”

    李拒南拱手笑“夜半来访打扰了。”

    “没关系,我也没睡,国内现在还是白天,这位是”

    “这位司徒平先生,北美那边的。”

    “司徒美堂先生是您的?”

    “家祖。”司徒平客气应道。

    “幸会幸会!”李超打量着这个中年男子,身材不算高大,却很精干的模样,手里也满是厚茧。

    很快有人泡来三杯茶,三人就座。

    司徒平拿起杯子,轻呡一口,顺便抬眼打量了下这营帐,已经看不出原来的布置是何样,东西很多,大都装在箱子里。

    “还好这些天并没有下雨,若是就多些麻烦。”李超无奈笑道。

    “呵呵,也是,我那也一样”李拒南不以为意,整个城市都如此,大家都幕天席地。

    “司徒先生何时到的?”

    “七点钟到的。”

    “哦”

    “霍先生把消息传到洛城时,我身在旧金山,不然我就自己请命下来了。”司徒平拍着大腿叹道,看了眼李拒南,“错过如此大事,真是毕生之憾!”

    李拒南点点头“确实,当时那索尔瓦多让我们下注,我差点都没扛住,还好有李先生发话”

    “当时确实情况紧急,好在都解决得很好。”

    李超微笑叹了口气“说起来,也是多谢大家,海外华人本是一家,这次北美那边急援,做得也很好了。”

    司徒平拿出一张纸“这些是我们按要求带来的东西。”

    “哦?”李超有惊有喜接过纸看了一会,都是一些物资。

    李拒南开口“这一百万,是计在那十亿美元之中的,并非捐赠。”

    “不是不想捐,其实也是霍先生的要求,我们计了一成的利润。”司徒平轻声开口。

    “霍先生”李超看看两人。

    李拒南轻轻使了个眼色,李超会意,霍应东应该也只是传话,他不可能做什么主张。

    司徒平自然不能说这些钱也是按着霍应东那边消息,从下注上弄来的,其实远不止一百万美元,这些钱在那边直接带活了不知道多少工厂。

    不光是钱,华人的底气在那边不知道涨了多少倍,这些都是用钱买不来的。

    “还需要做什么,只管吩咐。”司徒平两眼热切看着李超。

    李超想了想“目前应该就是震后重建了国内倒没什么新的指示”

    看向李拒南“李会长那边的事”

    李超知道李拒南手里有好多活,虽然大头的他也知道,可有些他可能未必清楚。

    “就是建仓库,采买一些地皮工厂米面粮油之类的东西,另外这头安排工厂印些书,翻些磁带,就地销售,”

    李拒南点着手指简单说了下,这些生意够做好多年了。

    “哦”

    李超点点头,这些倒是都知道,光明正大地操作,不但他有参与,总统府那边也有人在跟,还加上好多国外的财团,都想着早点把那十亿美元用完。

    奇怪的是这些事根本没有通过自己,但这都不是重点,他也不是生意人。

    “李大使,我们有一个不情之请。”李拒南郑重拱手。

    “请说。”

    “那位李先生,我们仰慕已久,只闻其声未见其人,”

    李拒南看着李超,“可否请他来墨访问,指导一下工作?”

    李超深深吸了口气,苦笑“里总统也想请他来访问,国内没同意。”

    李拒南叹口气。

    虽然说预测地震是国家的事,但那李先生的表现也惊若天人。

    只言片语,扭转局势,不输于苏秦张仪。

    如今海外华人声势大振,至少有一半是因他的原因

    李拒南觉得自己这辈子都忘记不了那个声音。

    十亿人还撑不起你的胆吗?

    从电话里传来的那句话每每想起,他都有从骨子里发出来的震颤。

    这样的人物,见一面不虚此生,不见遗憾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