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萌妻出没,霸道前夫很难缠 > 第五百四十章:笨到怀疑人生

第五百四十章:笨到怀疑人生

    她刚刚是打了林源一个耳光了。

    叶艺瑶完全傻了。

    她看着面前的林源,看着林源突然报复的咬了一下她的嘴唇。

    “啊!”叶艺瑶叫。

    好痛。

    眼眶瞬间红了。

    林源放开她的唇瓣,阴嗖嗖的说道,“你也知道痛啊!”

    叶艺瑶捂着自己的嘴。

    委屈的看着林源。

    林源说,“让你学习你做什么去了?”

    叶艺瑶转动眼珠。

    啊!

    她才想起,她睡着了。

    她连忙低头去找书本,一把拿起来,“我现在继续看。”

    林源没再搭理叶艺瑶。

    叶艺瑶也很自觉的继续看书。

    那一刻还是忍不住抬头,抬头看着旁边认真看书的林源,她就真的不明白了,书有什么好看的,她一看就打瞌睡。

    当然她现在的注意到到没有在林源的书本上,她只是在偷偷的瞄着何源的脸颊,脸颊上好明显的一块红润,还真的不能忽视。

    是她刚刚打的吗?

    她不自觉的捏着手心,在感觉手心刚刚的触感。

    是她一巴掌扇过去的吗?!

    想得有些出神。

    林源那一刻就突然转头了,目视着她。

    叶艺瑶完全是惊吓。

    就好像做了错事被人发现了一般的心慌。

    “做什么?”林源问。

    “没什么。”叶艺瑶连忙摇头。

    “所以打了我一巴掌,就当没事儿发生过是吧。”林源说,冷冷的语调。

    叶艺瑶就知道林源是记仇的。

    捉摸着刚刚没有当面揭穿,是等着她主动道歉的。

    她心里一直在琢磨应该怎么解释才好应该怎么解释才好。

    “总裁。”叶艺瑶软绵绵的叫着他的名字。

    林源蹙眉。

    总觉得叶艺瑶每次叫他都是在故意报复他。

    天地良心,岳芸洱只是怕自己上班说漏嘴然后不敢乱喊他的称呼了。

    她说,“我说我刚刚做梦了,你信吗?”

    “梦什么了?”林源笑了一下。

    叶艺瑶觉得他不笑得时候还没那么恐怖。

    笑起来更吓人了。

    “就梦到……”叶艺瑶看着林源,“一只花蝴蝶一直跟着我跟着我转来转去的,刚开始我们玩得挺好的,也觉得蝴蝶挺好看的,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蝴蝶就非要往我身上扑,弄得我很不舒服,我就本能的……”

    “一巴掌打了过去是吧?!”

    “是。”叶艺瑶说。

    林源没再追究了。

    叶艺瑶松了口气。

    还好不追究了。

    她能说她其实撒谎了嘛?!

    她梦到的其实是一头猪跟着她跑,差点没有吓死她!

    要是她说是猪,林源肯定会直接把她撵出去。

    她情商果然也不算很低。

    她看着林源放下书本躺了下来。

    叶艺瑶也试探性的把书本放下,睡觉。

    林源没让她再继续学了,叶艺瑶关上灯,还松了口大气。

    读书对她而言,真的太难了。

    “从今晚开始,每天都要学习四十分钟,我会定期抽查的。”叶艺瑶刚打算安心入睡,林源硬邦邦的声音就说了出来。

    “要是答不上呢?”叶艺瑶无语,弱弱的问道。

    “扣工资。”

    “要是工资都扣完了呢?”叶艺瑶继续问。

    不是她对自己没有信心,而是她确实很笨。

    林源脸色似乎有些阴沉。

    叶艺瑶说,“肉偿可以吗?”

    “叶艺瑶!”林源声音大了些,“你就这么笨吗?!”

    “……”她什么时候聪明过。

    “睡觉。”林源有些生气。

    叶艺瑶就安分的睡觉了。

    捉摸着肉偿,林源肯定也是不会答应的。

    毕竟肉,他也付了巨款了。

    哎!

    叶艺瑶叹气。

    之前还以为上班到职场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现在看来,果然是自己太异想天开了。

    一晚上都睡得不舒服。

    原来压力大真的可以影响睡眠的。

    叶艺瑶第二天有些精神不济的起床,为了不扣工资甚至还在林源的不注意下,将那本厚厚的西方经济学踹进了包里面带去了办公室。

    今天秘书就请假了。

    就剩下叶艺瑶一个人了。

    她其实有些不太自信。

    她总是比林源晚到那么一点点,每次上下班就跟在跑马拉松一般,气都没有喘一口,放下包就直接去给林源泡咖啡了。

    小心翼翼的泡了咖啡,看着吴小欣突然在自己的位置上。

    叶艺瑶看着她。

    吴小欣看了她一眼,直接就转身走了。

    叶艺瑶觉得有些奇怪,那一刻就是觉得吴小欣可能又会冷言相向,然而就走了。

    她也没时间多想,敲门走进了林源的办公室,轻轻地将咖啡放在了林源的办公桌上。

    林源埋头工作,没有搭理她。

    叶艺瑶放好了之后,又迅速的走出了办公室,拿出林源今天的行程安排,急急忙忙的跑进去汇报工作,“总裁,今天上午9点半有一个跨国企业的视频会议,关于讨论电商平台的项目合作,时间大概会用到3个小时,下午3点半有一个全市的市政标杆企业的研讨会,政府机构发起,邀请了驿城比较知名的企业参加,市领导会亲自出席。”

    林源抬头看了一眼叶艺瑶,“3点半?”

    对于林源的怀疑,叶艺瑶连忙又看了一眼,肯定道,“下午3点半。”

    “记得提醒我一下。”林源没再多说。

    大概是一个比较重要的会议。

    否则林源不会如此重视。

    想来出席市政的一个企业龙头研讨会,多少应该给政府一个面子,这是企业不可避免的。

    叶艺瑶连忙点头,“是,我会设闹钟的。”

    林源似乎笑了一下,“出去吧。”

    “是。”

    叶艺瑶离开。

    她回到位置上。

    难得今天林源心情好像不错。

    看了看今天的行程安排确实没有很多,是不是这样老板心情也会好点。

    她回到位置上,把前任秘书交代的事情都认认真真的做完了,根本不敢停下来,默默地拿出那本厚厚的《西方经济学》,苦逼的学了起来。

    学了半个小时,叶艺瑶跟着林源去了视屏会议室,陪着林源开会。

    高大上的会议,听得她头大,她还要做会议记录,只得利用录音笔,会议结束之后就回到位置上一边放着录音一边写着会议记录。

    下午2点半。

    叶艺瑶还在苦逼奋斗会议记录的时候。

    林源突然从他的办公室出来,出来脸色很不好,对着叶艺瑶冷声说道,“叶秘书,我让你提醒我市政会议的事情,你忘了吗?!”

    “过时间了吗?”叶艺瑶也被吓了一跳。

    不是三点半吗?!

    她设定闹钟了。

    叶艺瑶手忙脚乱的从自己位置上站起来,连忙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又看了看闹钟,“3点半不是吗?!”

    “你确定是三点半?!”

    “是……”叶艺瑶那一刻被问得有些不自信了。

    林源一把拿起叶艺瑶办公桌上的行程表文件夹,拿起来,严厉的眼眸看着面前的行程安排,顿了顿,那一刻,林源直接将文件夹猛地仍在了叶艺瑶的面前,“你自己看清楚,到底是几点!”

    叶艺瑶被林源吓了一跳。

    林源突然发这么大的脾气。

    叶艺瑶惊吓着连忙捡起桌子上的文件夹,看着下午的行程安排,上面写的是15点30的,等等,怎么突然变成了14点30。

    她不相信地看着文件夹。

    那一刻真的哑口无言。

    林源说,“叫我的司机在门口等我,现在、马上!”

    叶艺瑶连忙点头。

    那一刻是真的觉得自己做错了事儿一般,不仅心里难受还被骂得有些不知所措,她连忙拿起手机拨打。

    眼眶很红,忍着没有让自己哭出来。

    打完了电话,她又茫然的看着林源。

    “问一下综合部给我写的发言稿写好了没有!”林源吩咐,“拿到了之后直接打印出来,我在车上修改!”

    “是。”叶艺瑶只能听着他的吩咐。

    她觉得此刻自己什么都做不好。

    林源交代完毕就直接转身回到了办公室。

    叶艺瑶连忙给综合部那边拨打电话,那边急急忙忙的说着,“不是说三点半吗?我们还在审稿啊,现在还没有审完,刚刚我不是还专程问了你时间的啊,我说3点钟给你。”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时间就变了……”叶艺瑶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你现在我是直接就把我的稿子拿给你吗?我们领导都还没有看哦。”

    “总裁说他自己在车上修改。”

    “下次你一定要把时间说准确,这种事情很影响我们的工作效率和工作业绩的。”那边抱怨,但又因为她是总裁秘书不敢说得太过分。

    “对不起……”叶艺瑶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总觉得自己很弱。

    很弱很弱。

    “那我发给你你帮我打出来一下。”

    “好。”

    叶艺瑶接收对方的发言稿,打印了出来。

    此刻林源已经穿上了正式的西装,走了出来,“快点跟上!”

    叶艺瑶连忙拿着发言稿就跟着林源走进了电梯口。

    与此同时。

    吴小欣也跟着走到了电梯门口。

    叶艺瑶看了一眼吴小欣。

    吴小欣也睨了一眼叶艺瑶,谁都没有说话。

    毕竟此刻林源脸色很难看。

    三个人一起坐着电梯走向了公司大门口。

    司机已经在门口等候了,综合部总经理一般会跟着林源出席各种活动,此刻已经在大门口等候了,看着他们到来,连忙打开车门让林源先坐了上去。

    接着综合部总经理坐上,吴小欣才跟着坐了进去。

    叶艺瑶很自觉的坐在了副驾驶室。

    坐稳,车子开走。

    林源对着司机说道,“开快一点。”

    “是,总裁。”

    叶艺瑶咬着唇。

    明显能够感觉到时间的紧张。

    林源转头对着岳芸洱,“发言稿呢?”

    叶艺瑶连忙递了上去。

    林源拿过来,看了看。

    综合部经理在旁边说道,“刚刚给我说过了,我没想到时间突然改了,所以稿子我还没来得及看。”

    “嗯。”林源点头,没再多说。

    林源粗略的看了一遍,对着吴小欣说道,“以前你的文学课不错,我把没有写进去的点说出来,你帮我修改一下比较得体的措辞。”

    “我试试。”吴小欣点头,“何况吴总还在,应该没问题的。”

    综合部经理连忙附和着,“一起修改,一起修改。”

    “给我一支笔。”林源开口。

    显然是对着叶艺瑶说的。

    叶艺瑶那一刻又被问懵逼了。

    林源似乎感觉到了叶艺瑶的僵硬。

    他抬头看着叶艺瑶。

    眼神真的很凌冽。

    叶艺瑶低着头,那一刻真的很怀疑人生。

    她怎么这么弱!

    什么都考虑不到。

    “总裁,我带了。”吴小欣自然的说道,“想着你刚刚叫我跟着你帮你看看发言稿我就猜想着可能会用到笔所以就带上了。”

    “吴秘书做事儿很细心。”综合部总经理夸奖。

    “过奖了,就是多想了一点。”吴小欣笑着。

    叶艺瑶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局外人。

    就是一个,怎么都无法融入其中的人。

    反而,惹不完的麻烦。

    她坐在副驾驶室,默默地听着林源和吴小欣还有综合部总经理一直在修改发言稿。

    那些专业术语还有场面上的一些用词,她也不懂。

    什么都不懂。

    车子到达市政大厅。

    稿子修改完毕。

    林源戴在了身上,然后下车。

    叶艺瑶自然的跟着林源一起。

    综合部总经理和吴小欣也这么跟上。

    林源顿了顿脚步,“我让司机先送你回去。”

    对着吴小欣说的。

    吴小欣那一刻有些尴尬了。

    她看着林源。

    林源说,“你去忙你的。”

    吴小欣自然不可能就这么走了。

    她好不容易弄了这么一出,怎么可能就这么容易被何源赶走,而且她怎么可能能够容忍叶艺瑶跟着去参加这么高大上的会而她没资格。

    她说,“总裁,我想跟着你一起去见识一下,也对我之后的工作有一个帮助,听说今天来了很多高层企业领导和政府领导,很想开开眼界。”

    林源想了想,对着叶艺瑶说道,“那你在车上等着。”

    这种会议自然不能带太多人进去,排场太大容易引发争议。

    叶艺瑶的脚步就这么停了下来。

    她点头,“是。”

    她就这么看着林源带着综合部总经理还有吴小欣走进了市政厅,吴小欣还故意回头看了她一眼,那个眼神的骄傲何得意,她完全无法做任何反驳。

    叶艺瑶默默地回到了车上。

    司机和叶艺瑶有些熟了,看着她突然回来,问道,“你怎么不跟着一起去呢?之前林总的秘书都是随时随地跟着的。”

    她不够格吧。

    怎么都觉得,吴小欣能力很强。

    自己连头绪都摸不到。

    司机看她情绪好像不高的样子,连忙又说道,“不过听说总裁的会议都很枯燥的。”

    叶艺瑶笑了笑,真的没办法何司机好好聊天。

    她就安静地坐在副驾驶室,安静的等待。

    到现在她都还在诧异,为什么会议时间会被自己看错。

    当时林源问的时候,她分明还仔细看了一眼的。

    真的是自己眼花吗?!

    她心里真的很难受。

    自己很认真的在做一件事情,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她反省自己。

    就算反省好像也于事无补。

    她就安安静静的坐在车上一直等。

    等到下午5点半。

    林源带着综合部总经理还有吴小欣一起走了出来。

    三个人上了车。

    吴小欣忍不住说道,“总裁,你还是那么牛逼,最后压轴出场做发言,居然脱稿说的,我以为你会照着稿子念,毕竟时间这么短,不可能一下记住啊!”

    “吴秘书,你是不知道,总裁从来不念稿。”综合部总经理附和着。

    “我知道,但我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何总就可以说得这么好……”

    “其实总裁要的稿子不过是一个条理文字,真正的思路和观点全部都在林总的脑里面,一般人是学不来的。”

    “是啊,我刚刚都惊讶得说不出话了。”吴小欣奉承。

    后排总是,气氛很好。

    而叶艺瑶觉得自己,就真的很lo。

    她安静无比。

    轿车没有回公司,而是直接去了一家不算高档但是政府的唯一接待场所,开会之后就会有个简单的聚会交流无可厚非,车子到达之后,叶艺瑶自然也下车给林源打开车门。

    林源看都没有看她一样,对着综合部经理和吴小欣说道,“跟我一起去。”

    “是。”吴小欣连忙答应着。

    林源就带着他们走了。

    叶艺瑶又是这么一个人的回到车上,等待。

    司机看着叶艺瑶,也有些不知道如何开口。

    要知道以前总裁做什么都会带自己贴身秘书的,哪里可能把她直接放在车上不管的。

    “总裁的饭局一般会有点时间,我们去吃饭吧。”司机说。

    以前都是他一个人吃的。

    没想到现在多了一个人。

    叶艺瑶看着司机,虽然毫无胃口,还是勉强自己笑了笑答应着。

    司机也不是一个聒噪的人,也没怎么说话。

    车子刚开出去寻找周围的小馆子。

    叶艺瑶的电话突然响起。

    叶艺瑶看着来电,接通,“叶艺瑶,你怎么没在门外了?!”

    “吴组长,我和师傅准备去吃饭!”

    “吃什么饭,你回来,林源今天迟到,要给市领导陪酒,你过来给挡挡酒,毕竟罪魁祸首就是你。”

    “可是总裁没让我跟着……”

    “刚刚我给他提议了,他答应了,就和我综合部经理,其他领导十多个,不把我们给喝死吗?你赶紧快点!”

    “哦。”

    叶艺瑶挂断电话,她对这司机抱歉一笑,“麻烦你送我回去,说让我去帮忙挡酒,那个就只有你自己去吃饭了。”

    “这有什么,我都习惯了。”司机憨厚的了笑了笑。

    车子又重新回到了大厅门口。

    吴小欣在门口等她。

    叶艺瑶真不知道今晚吴小欣为什么会这么好心,想想可能也是因为她今天确实很愚蠢,对她毫无威胁,也就对她根本不需要太在意。

    这就是强者对弱者的一种不屑。

    她连忙下车。

    吴小欣催促着,“快点快点,一会儿林源就倒下了。你去了之后也不需要多说什么,反正多给林源喝点酒就行了,自己做错的事情自己要承担责任。”

    “好。”

    叶艺瑶跟着急急忙忙的走了过去。

    林源此刻脸都已经红了,偌大的一个桌子上,很多人,大家都喝得很开。

    叶艺瑶跟在吴小欣的身后。

    还未走进。

    吴小欣就对着一桌子人说道,“我们林总的秘书来了,今天林总之所以迟到可都是秘书的不小心,所以专程来给领导们赔礼道歉了。”

    一开口,就自然而然能够让人把注意力放在她的身上。

    而当目光聚焦过来之时,吴小欣也不会觉得不好意思,依然得体大方,欣然接受所有人的目光!

    反而叶艺瑶,不自在的脸红透。

    就是如此无法出众。

    就是胆怯、不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