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娇宠嫩妻:闪婚老公撩上瘾 > 第六百八十七章 发现一只耳环

第六百八十七章 发现一只耳环

    第六百八十七章    发现一只耳环

    慕佳星笑了笑没有说话。

    苏念开着水龙头洗眼睛,酒溅到眼睛里面真的不是好体验,很疼,也幸亏她今天没有化妆所以可以肆无忌惮的冲洗。

    慕斯年在旁边站着,他想帮苏念洗的,但是他来的话反而没有苏念自己洗的舒服细致。

    “还疼吗?”慕斯年轻声问,琉璃般的眼眸中又是无奈又是笑意,还有心疼,他的小妻子,蠢起来的时候是真的蠢,喝酒都能把酒溅到眼睛里面。

    苏念边洗边闷声说,“不怎么疼了。”

    洗好了之后苏念站直了身体,慕斯年弯下腰仔细的看了看苏念的眼睛,都有些发红了。

    “确定不疼了?”慕斯年问。

    “嗯,不疼了,就是暂时感觉有些睁不开眼,等会就好了。”苏念抬手揉了揉眼睛,慕斯年按住她的手,“不要揉了,让眼睛自己恢复一会,等会要是还难受的话,我带你去医院冲洗。”

    “嗯。”

    “我们回去吧,这么久不再座位上,别回头餐厅再以为我们是吃霸王餐,跑路了。”苏念笑眯眯的。

    慕斯年被苏念逗笑了,餐厅的人恐怕巴不得他在这里吃一次霸王餐呢,伸手揉了揉苏念的头顶的,“那回去吧。”

    慕斯年牵着苏念的手回到了座位上,他们回来后,白芷芊和顾雨桐不约而同的看了过去,然后又对视一眼,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移开了视线。

    苏念和慕斯年没坐多久就离开了餐厅,在他们走后不久,白芷芊还有顾雨桐他们也一前一后的离开了餐厅。

    晚上回了家,苏念照常在书房陪着慕斯年,看到慕斯年再次皱眉的时候,苏念又想到代言人的事情。

    她再也看不下去书了,来回思量这件事,代言人不就是拍拍照片做做宣传什么的,好像也不是不行,这款化妆品也有一半是自家的,为自己的产品做代言更是没有什么可说的。

    想来想去,苏念就下了决定。

    慕斯年忙完之后看到,苏念就跟他说了这个想法,慕斯年闻言却皱起了眉头,“怎么忽然做出了这个决定。”

    “怎么了,你不同意吗?”苏念问,“我觉得我做为公司的一份子,做为你的家属,我该为公司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我没说错的话,手里有股份年底是要分红的,我不能光拿钱,不干活啊。”

    “谁说你光拿钱不干活了,你不是每晚都很辛苦的忙碌吗?”慕斯年靠近苏念在她的耳边呼气。

    苏念脸一红,没好气的瞪了一眼慕斯年,“我在跟你说正经的,我要做那个代言人。”

    “不用。”

    “为什么,耽误了事情我们不是也有损失了,损失的都是钱啊,明明可以不用损失的,为什么不去做呢,而且我现在也想体验一下做代言人是什么感觉。”

    “还有,虽然是和霍氏合作,但是也有我们的一半,我这个慕夫人亲自给自家的产品代言,大众的信任度不是会更高吗。”

    慕斯还是不肯松口,目前为止,苏念去做代言人这件事他没有想到任何的对苏念的有益的地方的,所以……

    苏念见他不说话,就开始继续‘洗脑’,“真的你仔细想想,让我去做代言人,首先呢你能省下一大笔的代言费,只需要请我吃个饭就可以了,其次呢,我的生活有些无聊了,这个也算是给我的生活添加一点调味品,还有就是就当是个锻炼了,至少我能为你做些事情,省得别人提起的时候只会说慕斯年的妻子是个花瓶。”

    “你可不是花瓶,你的作用大着呢。”慕斯年轻笑,“你若是觉得生活无聊了,我们可以出去度假,没有必要用这种方式调剂生活,并且你和我在一起很无聊吗?”

    面对慕斯年的灵魂拷问,苏念迅速的做出了反应,“不,怎么可能,和你在一起一点都不无聊。”

    “是吗?”慕斯年笑眯眯的问,“那你就是太闲了。”

    “嗯,我不闲啊,我只是想帮你。”苏念说。

    “那不如你现在就帮帮我。”说着慕斯年就抱起了苏念,出书房,进卧室,一气呵成。

    “我在跟你说正事。”苏念拿手挡着慕斯年。

    慕斯年移开苏念的手压住,“我现在也是正事。”

    苏念迷迷糊糊快睡着的时候,心想着怎么回事,明明是跟慕斯年说正事的,怎么又被他给蹂躏了,明天吧,明天一定要让他答应代言人的事情。

    但……

    第二天,苏念明知道慕斯年起床了,就是睁不开眼睛,她太累了,慕斯年走的时候轻吻了吻苏念的额头。

    苏念闭着眼睛,小声嘟囔了一句,“代言人的事情说定了。”

    慕斯年闻言倒是笑起来,还惦记着这件事呢。

    “嗯,等你睡醒再说吧。”

    慕斯年走了,苏念翻个身继续睡了,睡醒之后苏念在床上打滚,被什么硌了一下,然后就看到了一只耳环。

    苏念拿起来看了看,的确是个耳环,但是……

    |却不是她的。

    她平时不喜欢带饰品,就算带也绝对不会放到床上,而且这风格也不是她喜欢的。

    这到底是哪里来的,而且为什么只有一只?

    苏念带着疑惑去洗漱,下楼吃早餐,然后还把那只耳环拿给文叔看了看,“文叔,我们家有人来过吗?”

    “最近没有人来过,怎么了,夫人,您是有什么事情吗?”

    “哦,我在我房间的床上发现了一只耳环,不知道是谁的,如果没有人来过的话,那还挺奇怪的。”

    文叔闻言,心里泛起了嘀咕,女人的耳环,不是夫人的,那就是别人的,还是在床上发现的,难道先生……

    不可能啊!

    “是不是先生为您准备的礼物?”文叔问。

    “也有可能,不过为什么是一只?”苏念疑惑。

    “可能是为了制造惊喜,或者是神秘感。”文叔笑着说,但是心里却是风起云涌,他实在是想不到更好的回答了。

    “哦,还有这样的惊喜,幸亏我刚才没有把哪一只扔了。”苏念笑眯眯的,完全没有往别的地方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