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登峰造极 > 第1801章 恍如隔世

第1801章 恍如隔世

    季子强想想,摇头说:“这也不好,可以找个什么借口,比如开会什么的,把他稳住,安排人不离左右,不要让他在这段时间和别人接触,这也是对他一种保护,要明白,我们的对手一点都不会心慈手軟。”

    “行,我知道。”邬局长说完,一口喝掉了那杯水,急急忙忙的离开,回去安排工作了。

    这里季子强又仔细的想了想,把后面的所有细节都过滤了一遍之后,才叫上了小刘,到下面县上去检查工作了。

    等季子强到下面县上检查完工作,还在返回北江市区的半道上,却接到了王稼祥的电话:“季書記,在什么地方呢?”

    季子强半眯着眼,刚才在后面打盹呢,说:“在回市区的半道上啊,怎么了?有事?”

    “还有多久能到啊。”

    季子强看看窗外,说:“大概半个多小时吧。”

    “那行,到了之后就来北江大酒店吧,我在门口等你。”王稼祥说。

    季子强很是疑惑的说:“你一天神道道的,请我吃饭做什么?”

    “你不要多问,反正来了就知道了,一定啊,等你呢。”

    季子强摇摇头,挂上了电话,对小周说:“你直接送我到北江大酒店吧。”

    车继续的开着,季子强又靠在后面眯了起来,最近实在太忙,有点心里交瘁的感觉,每天都瞌睡没睡够一样,所以眯着眯着,季子强也就真的睡着了,什么时候到的北江大酒店,他是不知道的,是小刘把她叫醒的,季子强睁开眼就看到了正在开门的王稼祥。

    季子强揉揉眼,说:“什么事情啊,怎么想起来请客了。”

    王稼祥也不解释光说:“嘿嘿,先上去,那个小刘,小周啊,今天就不请你们上去了,有点私事,你们休息吧?”

    小刘,小周都笑着客气了两句,要是一般的副市长是不敢轻易的安排季子强的秘书司机去留的,但王稼祥和季子强的关系很不一般,连小刘他们也知道绝不能抗拒的。

    季子强就苦笑着,对小刘他们招招手,跟着王稼祥進了堂,这是北江市有名的大酒店,里面的达官贵人不少,但所有这些人在看到季子强的第一时间里,都一下堆起了满面的微笑,恭敬和客气的招呼着季子强。

    季子强也一一的回应,用标准的微笑和亲切的神态对他们表示了自己的随和,有那么几个省里的大员,季子强还要停下步子,和对方握手一下,说上两句,这样一路走着,一路停留着,招呼着,就到了王稼祥预定的包间了。

    包间门一开,季子强就愣住了,他看到了萧易雪,还看到了凤梦涵,一下子季子强有点恍如隔世的感觉,特别是凤梦涵已经好久,好久都没有和自己见过面了,上次去参见萧易雪的影视城开业大典,季子强也没有见到凤梦涵,当时听刘市长说,凤梦涵大宇县一个地方闹水灾,凤梦涵去处理了,没有来得及赶回来。

    季子强当时心里还是很有点遗憾的,但没有想到在这里见面了。

    “季書記好,好久不见了。”凤梦涵伸出了自己的小手,递到了季子强的手里。

    季子强在握这凤梦涵小手的那一刻,多少往事都一一浮现,特别是他和凤梦涵在荒山中差点送命的哪些会议,一下下的敲打着季子强的心扉:“你还好吧,我们是很久没有见面了。听说你在大宇干的不错啊,書記的工作是不是也很烦人。”

    “呵呵,还成啊,我这書記没当多久,还是个小書記,比起你来,这才叫小巫见大巫呢。”凤梦涵开了一句玩笑。

    1088

    这让季子强自己也很惊讶,要知道,当年的凤梦涵是一个内向而多愁善感的女人,但这基层的几年时光,看来也让她脱胎换骨了,她变得开朗,热情,阳光了许多。

    季子强满含欣赏的眼光看了看凤梦涵,她一脸的潮红,如胜似火,嬌艳的青春颜色,在她的脸上,呈现得更是浓郁,泼墨如云的秀发无声而轻拂,带着柔軟而纤巧之美态,那凝脂白玉般的肌肤,带着淡淡的晶莹,温情脉脉的看着季子强。

    季子强点点头,说:“不错,确实不错。”

    “哎,季書記,你说的不错是什么意思?”萧易雪就带着调侃的口吻说。

    季子强笑笑,对萧易雪说:“你有没有发现你梦涵姐现在的性格有所改变。”

    萧易雪很认真的摇摇头,说:“我可没有季書記观察的那么细致入微,我们看人都只是看个大概,是不是啊,王稼祥。”

    王稼祥也就嘻嘻的笑着,不过他多多少少的知道一点季子强和凤梦涵的往事,所以这样的玩笑是不能随便开的,没有的事情可以乱说,但可能有的事情,那就要回避,所以王稼祥光笑不说话。

    “对了,你们几个怎么聚到一起了。”季子强很奇怪。

    凤梦涵笑着说:“我是到省里来开会的,易雪妹妹要到北京去,在省城倒飞机,刚好我们在飞机上遇见了,就准备敲王稼祥一顿饭吃。”

    “奥,好好,应该敲,应该敲。大家坐下吧,怎么都站着说话,坐坐。”季子强赶忙招呼大家坐下。

    两位美女早早紧挨着坐下,王稼祥企图坐在两个美女中间,但两个美女没让他得逞,王稼祥看了看,无奈地坐下,直喊:“资源浪费,资源浪费!”

    “让你对面看着,我们俩的女性资源已被你糟蹋践踏了。”凤梦涵说着,把脸扭过去。

    这时,服务员送来菜谱,没等王稼祥伸手,凤梦涵已把菜谱拿到手。

    王稼祥把嘴凑到凤梦涵的耳边说:“别下手太狠,悠着点。”

    凤梦涵点点头,心里另有打算,假意翻了翻,把菜谱递给萧易雪说:“还是你点吧,”说完,给萧易雪递个眼色,萧易雪会意抿下性感的嘴唇,凤梦涵看在眼里,脸上笑靥如花。

    萧易雪把菜谱接过去,就不客气了,一口气点了六道菜外加主食,六道菜,每道菜都是几百元以上,然后又要了一瓶酒,五百九十八的。估摸一算就是几千大元,待服务员走后,萧易雪似乎满怀歉意地说道:“王市长,不好意思,六个菜,点多了,是不?”萧易雪避开价钱而说数量。

    “不多,不多,六个菜,只有六个菜!”王稼祥也是开玩笑的,这点钱算什么,他话题一转,兴致又来了,围绕着“资源”开始大做文章:“对于男人而言,你们二位是最美好最珍贵的资源,而且是不可再生的资源,若想二位能发挥最大最佳效益,就得优化组合。你看,我们现在这么坐着,这资源就没有得到优化整合。现在,资源匮乏啊!这节约型社会怎么能建设好?”

    “你在写公文哪,怎么左一个资源,右一个资源!”凤梦涵逗着他。

    季子强也很认真的说道:“王稼祥同学最擅长的就是公文写作。”

    王稼祥说:“作为我们这样的工作,能不研究资源吗?我每每想到土地资源,就想起女人资源。很多女性资源,浪费现象极其严重,比如,丈夫无能、夫妻感情不和、分居等都是资源浪费,最好的办法是盘活资源。女人这片土地,没有人开垦,就会荒草丛生,长不出好庄稼。”

    这时,没想到萧易雪来了一句:“用不着,我俩土地怎样开垦都荒草丛生。”

    几个人又都大笑起来,凤梦涵笑得捂着肚子,脸色红润,很是迷人,而萧易雪容光焕发,光彩***,脸上没有半点羞涩,只有得意。

    笑过之后,凤梦涵说:“王市长啊,你可要小心点,不要让别人开垦了弟妹那片土地。”

    王稼祥说道:“我老婆那块田地谁愿种就种,省得我受累。”

    王稼祥说完,包房里又是一阵笑声。这时,服务员已把菜、酒上齐了,然后给大家斟酒,

    按照惯例,谁做东谁先讲话。

    季子强说王稼祥:“酒菜齐了,你来几句。”

    王稼祥端着酒杯说:“今天,是老朋友聚会,我衷心祝愿二位美女永远美丽,愿你们二位土地资源别闲置了,闲置久了就成了盐碱地,来,为你们不成为盐碱地,干!”

    喝完,萧易雪说:“我俩这片土地不用你操心,谁开垦谁伺弄也挨不到你的份上。”

    “别把话说死!”王稼祥毫不隐讳他的野心。

    四人边吃边喝,坐在季子强对面的凤梦涵期间好像回复了两条短信,不知是谁的,在她低头的一瞬间,季子强发现她的额头和鼻翼两侧竟与萧易雪有一点相似,同样是清秀的脸庞,只是,凤梦涵是一种成熟的美,而萧易雪的面容显得稚嫩而灵动,是一种清纯婉约的美。

    这时,外面像是下雨了,听得见淅淅沥沥的声音,季子强打开窗帘,看见外面果然下起了蒙蒙细雨,天也暗了下来,路灯散发着迷离暗淡的光。

    后来萧易雪要提前离开了,她从新屏市中转飞机,期间只有几个小时,季子强就决定亲自把她送到机场去,萧易雪不同意,她让季子强陪着凤梦涵他们继续喝酒,但由于她要离开,所以凤梦涵和王稼祥也都说不吃了,大家一起送萧易雪,他们四人下楼到了马路,王稼祥的司机把车开了过来,季子强先上副驾驶位置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