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婚途漫漫 > 第207章 陪着你
    叶似锦快速的捋好眼前的信息,慌忙看身边的男人。

    只见沈锡铭双手捂着头,浑身散发着悲伤的气息。

    叶似锦连忙蹲下身子,一双手去握沈锡铭的手。

    沈锡铭垂着头,一双眼睛已经通红,叶似锦第一次见他这样,她抓住沈锡铭的手,轻声喊他的名字。

    “阿铭”

    沈锡铭听见声音,呆呆地看着面前的人,眉目间的怒气已经被悲伤和震惊完全替代,他紧紧地攥着叶似锦的手,声音晦涩干哑,“阿锦,我一直以为是我是我害死了我爸妈”

    叶似锦点头,她知道沈锡铭把这一切的错都归咎到自己的身上,这么多年默默地背负着,甚至他和沈爷爷之间关系不和,也是有这方面的原因。

    叶似锦不太会安慰人,更不知道要如何安慰此时此刻的沈锡铭,毕竟沈锡铭内心是什么感受,她体会不到,她能做的,就是陪在他的身边。

    叶似锦柔声道“阿铭,其实哭出来就会好很多。”

    沈锡铭看着叶似锦担心的面容,径直将她揽到了自己的怀里,然后将头埋在了她的肩膀上,他有力的臂膀箍着叶似锦的纤细的腰肢,“阿锦,让我抱一会儿好吗”

    他的话,让叶似锦不敢乱动,她伸出手回抱住沈锡铭,没有做声。

    过了一会儿她感觉自己的肩上有潮湿的感觉传了过来。

    她心里松了一口气,抬起胳膊在沈锡铭后背上轻轻抚着,就像是安慰小孩子一样。

    不知过了多久,肩膀上的人终于动了,有带着鼻音的沙哑声音从头顶上传来。

    “对不起”

    叶似锦听见沈锡铭吸鼻子的声音,接着是他的下半句话,“把你衣服弄脏了。”

    “你”

    叶似锦一直紧绷着的神经,被沈锡铭这突如其来的话彻底打断,她轻轻嗤笑,“衣服不是问题,问题是你还难受吗”

    沈锡铭松开她,伸手替她扯了扯因为抱自己而皱在一起的衣服,“好多了”

    叶似锦见他不抬头看自己,就知道他其实并没有好太多。

    她伸出手,捧住沈锡铭的脸,眼神真挚,一字一句严肃道“沈锡铭,你没有必要对我说谎,我知道你心里一直因为这件事情在自责,可是,你现在知道了,事情的错不在于你,你没有必要再把自己置身于那种悲伤的折磨里。”

    “还有,我们还没离婚,现在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都会陪在你的身边,你要是不开心,心里憋屈,都可以和我说。”

    叶似锦盯着沈锡铭如夜色浓重的黑色眸子,目光温柔而心疼,她缓缓道“我们是夫妻,夫妻就应该是共患难的,你知道的,对吧”

    沈锡铭凝视着蹲在自己身前的叶似锦,第一次深刻的感觉到叶似锦对于自己来说是有多么的重要。

    刚刚他看到视频里的肖如海,整个人手脚冰凉,他感觉自己像是坠入了冰窟,浑身冷的发寒。

    好在叶似锦一直在自己身边,攥住了自己的手。

    他感觉叶似锦就好像是一束温暖

    的火光,一点点的温暖着自己。

    此刻他看着面前担心自己的叶似锦,扯了扯嘴角,“阿锦,谢谢你。”

    “谢什么这项服务可是要收费的。”叶似锦抽过一旁的纸巾,抬手给沈锡铭擦掉脸上的泪痕,调侃道“沈老板别忘了明天给我结账。”

    沈锡铭知道她在故意的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便顺着她的话说下去,“那我要再加个服务,你晚上别走好不好”

    像是害怕叶似锦不会同意,沈锡铭又补充道“我今晚不想一个人睡在这里。”

    原本叶似锦是打算晚点让司机送自己去星汇湾的,但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还是挺担心沈锡铭的状态的。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很多年了,但得知自己父母死亡的真相,怎么来讲,都应该是一件非常难受的事情。

    尤其

    尤其是凶手还是自己青梅竹马的父亲。

    一瞬间,叶似锦感觉自己好像对沈锡铭更加的心疼了。

    沈锡铭起身将录像带和播放器收起来,回眸时看到桌面上的信件,便拿起来塞进了叶似锦的手中。

    叶似锦疑惑地看他,“这信宗律师说是单独给你看的。”

    “不是说夫妻要共患难”

    沈锡铭在她的身边坐下,目光落到别处,其实他是害怕这两封信里,也有冲击他的一些东西。

    叶似锦睨了他一眼,猜透了他在想什么,这才将其中的一封信撕开。

    信件撕开,从里面滑出了一个钥匙和一张叶似锦躺在病床上给沈锡铭输血的照片。

    叶似锦看到照片的上的画面,一下子就想到那天从码头离开后,她和沈锡铭被一起送到了医院,沈锡铭因为失血过多陷入昏迷,医院血库的血刚好还在调送,于是她主动站出来,让护士抽血化验,让沈锡铭用自己的血,其实那个时候,她的手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知觉。

    叶耀阳也劝她要是再不进手术室,她这双手以后要是想再弹钢琴就会很难了。

    可当时的她满不在乎,她感觉沈锡铭就是自己的天,要是沈锡铭出了什么问题,她以后一定会永远活在后悔当中。

    索性自己的血他能够用,于是情急之下,她就输了100的血给沈锡铭。

    之后,医院的送血车就到了,她也被推进了手术室。

    她将照片连同那把钥匙一起放到书桌上,接着撕开第二封信件。

    第二封信件里是肖书艺的几张照片。

    照片上,肖书艺被几名黑社会模样的人按在地上,其中两个人将她的手控制在桌面上,身边一个长得凶神恶煞的男人手里正举着一根棒球棒,似乎要朝她的手上砸去。

    下面一张照片,那棒球棒真的落在了肖书艺的十指上,肖书艺疼的面目狰狞。

    尽管叶似锦和肖书艺之间一直是不太对付的状态,但叶似锦在心里也还是默默地心疼了一下肖书艺。

    她是轻度疤痕体质,虽然手腕上的伤口已经过去许多年,但那道疤痕依旧存在。

    叶似锦说着,将自己右手上的手表解开,狰狞的伤

    疤瞬间裸露在空气当中。

    “是我。”

    关于肖书艺的那些,不需要多想他已经能够串联起来,但关于叶似锦的这张

    叶似锦抬眸,语气平静,“救你的时候,不小心弄伤的。”

    沈锡铭伸出手,缓缓地伸向叶似锦手上的疤痕,他轻轻摸了摸,“当时很疼吧。”

    “你手怎么受伤的”

    那一棒下去,她感觉肖书艺的手大概都要残废了。

    叶似锦靠在沙发上,视线也落在那张照片上,她摆在腿上的左手下意识地去摸自己右手表带下面的疤痕。

    “那段时间,我正好重感冒,嗓子沙哑到根本说不话,你以为我是肖书艺,我想解释,可是没办法”

    “是不是没想到”叶似锦看他这样的反应,心酸的笑笑,“你当时把我当成了肖书艺。”

    后面两张,背景已经不是在洛城了,而是在国外。

    叶似锦扯了扯嘴角,微微笑笑,“其实还好,当时不觉得疼。”

    “难道和你在一起这么多年,我从来没看到过你右手是空的”

    他完全不记得自己是由叶似锦救出来的,他黑黝黝的瞳仁紧紧盯着叶似锦的脸不放松,她以为叶似锦是在开玩笑,可叶似锦一脸坦荡。

    照片上,肖书艺似乎是在一家地下赌场门口,她身边站着几个高大壮实的西方人,而不远处肖如海脸上青紫一片,他似乎是在和什么人攀谈着,眼神是朝着肖书艺的方向。

    确实如此,她当时一腔心思全部都在沈锡铭的身上,根本注意不到自己手上的伤有多么严重。

    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捏起那张照片,仔细端详,“这是你吗”

    即便是想到叶似锦手上会有一道伤疤,可当他亲眼看到那道伤疤时,他的心还是跟着紧紧地颤动了。

    叶似锦把那些照片一一摊在书桌上,沈锡铭一转头就看到了那些照片。

    而沈锡铭么

    最后一张照片,是肖书艺被那几个保镖一样的人押进了地下赌场,眼神绝望。

    沈锡铭听她说完,这才转过身来。

    加上去年他的生日宴会上,她那处地方又被叉子插到了,所以疤痕越发的清晰了。

    叶似锦看着照片边上泛黄的痕迹,低声道“这些照片有年头了,应该是爷爷之前的眼线拍的。”

    还是等到手术结束之后,她看着手上缠着的厚厚的纱布,才意识到自己伤的有多重。

    现在想来,他真是

    这么多年,他一度以为叶似锦是有什么癖好,喜欢把右手手腕给遮起来。

    这么多年,他们两个好像从来都没有提起过那段往事。

    她不提,是因为当时沈锡铭把她认成了肖书艺,她不想提起来自取其辱。

    他不可置信地看向叶似锦,“你说什么救我”

    沈锡铭凝视着那张照片,他也发现了叶似锦血淋淋的右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