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妻吻上瘾 > 第3636章,难为情

第3636章,难为情

    白洛迩紧紧盯着对面的男子。

    男子比他高出不少,但是气场上却是完败他的。

    见他不答,白洛迩温声又道“你要是看上清禾了,我没意见。但你要是看上昭禾了,那就死了这条心吧!”

    白灼面色惨白一片!

    看上……昭禾?

    他对昭禾的感觉就是一个瘦巴巴的小丫头,身子纤细,一阵风就能吹倒了,她学习好,聪明,有些飞行的异能。

    他把昭禾当学生,想教给她什么。

    可是昭禾那次对付张大萍,直接一只飞鸟甩上去,扎破了对方的脸,护着养育自己的奶奶。

    可是昭禾那次沉着应对一院子的成年人,与村长、警员斗智斗勇,最终为李超摸骨洗涮冤屈。

    可是昭禾会因为他说一句,他有养宠物的,就去后山给她捉来一群的小野狼。

    这样的昭禾,哪里像是六岁的娃娃?

    她分明也不需要他去教她什么,而是他需要向她学习的地方太多了。

    以前不懂一句诗润物细无声。

    白灼现在却懂了。

    在决定为昭禾留在村里,在得知昭禾要来首都,在月台上见到了粉雕玉琢的她。

    某一瞬,他才恍然,一种感情正朝着羞耻的方向疯狂滋生着。

    他其实是因为昭禾,才会对昭禾的家人爱屋及乌的。

    白洛迩凝视着他苍白的脸,直言不讳“你比昭禾大了16岁,对一个稚嫩的幼童如此,你非但不克制自己回头是岸,难道还要纵容自己吗?”

    白灼离开了。

    他原想劝着白洛迩将沈玉英祖孙送去他那边,但是,现在他竟然没脸再见昭禾了。

    沈玉英是个勤快的,很快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了。

    她身上的衣裳却是不够上台面。

    而衣柜里,原本白灼给她准备的舒适得体又大方的中老年女装,还有鞋子,刚才全都搬过来,放在了衣柜里。

    她想了想刚才管家白溪望着自己的眼光,决定还是争口气,把自己打扮的像样些。她之前在镇子上上过班,进了略显豪华的洗手间,自然也知道如何放热水,如何用抽水马桶,她只是怕昭禾不晓得,所以打算自己提前试一下,等晚上昭禾要洗澡的时候

    ,再过去教孙女如何使用。

    而另一边,昭禾站在洗手间门口,颇为苦恼。

    洗手间里贴满了瓷砖,洗手池上也是白花花的细瓷的,就连水龙头也是鎏金的,而昭禾却并没认出是水龙头,只是觉得它刚好在白瓷池子上面,该是会冒水的?

    她也没有见过抽水马桶,一时愣在那里,很着急。

    从下火车到现在,好几个小时过去了,她都没有上过厕所,刚才吃了不少,喝了不少,这会子确实尿急的厉害。

    她咬了咬唇,想着要不偷偷在盆里尿一泡算了。

    可是,这里不比大山里,要是在盆里尿一泡,倒在哪儿啊?

    而且她都不知道哪里来干净的水涮盆啊!

    实在憋得厉害,昭禾咬着唇,想着阿奶一会儿或许也会为此发愁,于是大着胆子,红透了小脸,敲响了白洛迩的房门。

    白洛迩此刻正在动用灵识搜寻鶒芳怪的踪影。

    这东西,白天在人体的肺部待着,晚上出来吸血,说明它是晚上会饿,并且晚上是它力量最强大的时候。

    如果白洛迩能在白天就把它找到的话……

    杀了这只吸血兽,岂不是易如反掌?

    随火车通行回来的所有家丁,此刻都被白洛迩交代下去,集中体检。

    府医拿着听诊器,一个个检测他们的肺部。

    白洛迩还美其名曰,怕他们在大山里辛苦,准备给他们体检,然后帮他们调理身体。

    家丁不知具体,一个个只觉得少主体恤下属,分外感激。

    就在府医为他们一一检查的同时,还会为他们检查视力、血压,当然,听从少主的吩咐,肺部是查的尤为仔细的。

    就在府医为他们集中体检的同时,白洛迩也在运用灵识,一个个家丁地窥探过去。

    一个,没有。

    两个,没有。

    三个,没有……

    咚咚咚。

    房门响了,透着门板传来昭禾羞涩的声音“白洛迩?你睡了吗?”

    白洛迩收回灵识,睁开眼睛“进来吧。”

    昭禾不会开这个门,盯着门把手瞧了又瞧,摸了摸,推了推,都没用。

    房门自己打开。

    白洛迩瞧见她红艳窘迫的小脸,就知道她不会开门。

    他轻笑着,示范给她看“这样是关门,这样是开门,这样是反锁,要钥匙才能打开的。”

    昭禾认真记下,憋得不行,忽然原地蹦跶了起来。

    她难为情地问“白洛迩,我尿急,我不会用你家的茅房!我不知道尿在哪里!”

    白洛迩望着她蹦跶着,忽然在眼前原地小跑起来,震惊了一秒过后,迅速拉着她的手将她带进洗手间。

    他让她站在抽水马桶前,放下坐垫“你脱了裤子坐上去,尿完拨一下这个,就会出水把你的鸟冲走,懂了吗?”

    昭禾蹦的小脸通红,痛苦地连连点头“知道了。”

    白洛迩“这是厕纸。”

    昭禾“哦,你快出去!”

    她已经来不及了,赶紧伸手去解裤带,一抬头,刚才还站在这里的人,却瞬间消失了。

    昭禾心想他跑的真快,也来不及细究,脱了裤子坐上去。

    淅沥沥~

    白洛迩一直在外头等着。等着里头传来抽水马桶冲水的声音,这才又敲了敲门,道“昭禾,戏水池上的水龙头,就是金色的一个一字,你逆时针拧一下就出水了,洗完手顺时针拧一下就关上了。

    ”

    昭禾“哦。”

    简单的一个字,听上去却颇为心虚,甚至带着窘迫。

    白洛迩噗嗤一声笑出来。

    昭禾一切办妥,这才小心去开门“白洛迩,谢谢。不过,那个,洗澡水怎么弄啊?”

    “你过来,我教你。”

    “好……”

    白洛迩耐心地教导她,并且试验给她看。

    不多时,昭禾已经将如此高档的茅房学透了,也知道如何弄了。

    白洛迩望着她,温声道“昭禾,你最近有没有做奇怪的梦?”鶒芳怪总是在夜里迷惑他,想要他深陷梦境中不可自拔,可是鶒芳怪终究是不了解白洛迩,以为他做个春梦就会一直做下去,让它对昭禾有可乘之机,偏偏,白洛迩每每

    都挣扎着醒来了。

    昭禾认真想了想,道“没有。”

    她总是梦见一个好美的仙子,穿着红皮鞋,戴着红帽子,挎着小篮子……

    但她不好告诉白洛迩的。

    她不是人,她怕这个梦万一有个什么,让白洛迩知道自己是小蛇仙。

    白洛迩点点头,温和地说着“回去午休吧。”

    昭禾从白洛迩房间离开后,直接来了沈玉英的房间,她看见沈玉英已经洗完澡了,正拿着白灼给的衣服,一件件往身上套。

    昭禾噗嗤一笑“阿奶穿着真好看。阿奶,我还想着过来告诉你这些东西怎么用呢。”

    “你这是专程跑过来笑话阿奶了?”沈玉英有些不好意思“我也有十多年没穿过新衣服了,又到了大城市,怕给你丢人,也不好糟蹋了白老师一番心意。”

    昭禾笑了“不是笑话,阿奶,是真的,你穿的真好看。”

    沈玉英笑了笑,坐在床边,拍了拍身边的位置“昭禾,过来。”

    昭禾坐过去,望着她笑。

    沈玉英给她理了理头发“其实,咱们祖孙俩住一个房间就够了,住两个总觉得浪费,想说贴己话的时候也不方便。”

    昭禾倒是很感激白洛迩的安排。

    之前她在大山里泡脚、洗澡,都有清禾帮着,她也从未在沈玉英面前漏过馅儿。

    后来清禾走了,昭禾为难了好一阵子,不过她也很快搬到白洛迩的院子里,也有了自己的房间。

    如今,她晚上还要修行,再加上洗澡,她其实是需要有独立的空间的。“阿奶,白洛迩说我不是小孩子了,要学会独立。阿奶放心,我们每天都能见面,阿奶想我的话,我晚上不做功课的时候,洗完澡就过来陪着阿奶一起睡吧!”